首秀热度翻篇,罗永浩初尝凉意
发布时间:2020-04-08 22:08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下楼走了一圈儿,下巴有点凉。 4月2日,罗永浩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在前一晚的直播里,为了亲自验证吉列剃须刀的锋利,他刮掉了自己标志性的山羊胡。 短短3个小时亿元成交额,罗

   “下楼走了一圈儿,下巴有点凉。 ”4月2日,罗永浩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在前一晚的直播里,为了亲自验证吉列剃须刀的锋利,他刮掉了自己标志性的山羊胡。

   短短3个小时亿元成交额,罗永浩的号召力不容小觑。 尽管在过程中罗永浩及其团队节奏拖沓、不熟悉产品、价格不够实惠等缺乏专业度的问题暴露无遗,但“直男们”却愿意买账。

   有人说,罗永浩直播是“中年男人的心酸”,沦落到替友商卖货的地步,但成功不分行业,如果真能成为抖音“带货一哥”,也不失为一条康庄大道。

   只不过,任何事都不能一蹴而就,直播也是如此,光靠流量和段子留不住消费者,真正在选品和价格上做出专业度,才能在这条路上走得稳健。 直播首秀创纪录想必在首场直播结束后,罗永浩看了不少网友和业内人士的评论,次日,他在微博上承认,直播带货和发布会演讲是“完全不一样的工种”,自己还需要针对性地训练和调整。

   谦虚归谦虚,罗永浩确确实实创下了抖音平台目前已知的最高带货纪录,根据官方数据,其持续3小时的直播支付交易总额超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 而第三方数据平台给出的数据更高,“抖抖侠”数据显示,罗永浩这场直播的销售额达到亿元,累计观看人数万,订单量达到90万,音浪(抖音平台使用的一种虚拟币)收入为万。

   单单从数据上来看,罗永浩这场直播无疑非常成功,既有流量又有销量,在直播界几乎没人能在首场直播就达到这个高度。

   其中一个原因,来自于罗永浩粉丝群体的特殊性。

   一般来说,女性才是网购的重度用户,以北京为例,根据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发布的《2018年北京网购用户调查报告》,从性别情况看,网购用户中女性所占比重较大,为%,比男性高个百分点;从不同性别群体网购金额占比情况看,女性网购金额占比为%,比男性高个百分点。 而这超过1个亿的销售额,大部分却是由男性用户贡献的。 “抖抖侠”数据显示,在当晚收看直播的抖音用户中,男性用户占比超过80%。

   在年龄分布上,也极为符合抖音的粉丝画像,4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主体,26岁以下用户占到整体的%,26-32岁的用户占比达到%,33-39岁用户占比为16%,而这一年龄分布层的用户也恰好是当下的网购消费主体。 虽然罗永浩多次强调“不为赚钱,交个朋友”。 但有人很快算出了他直播3个多小时的收入:亿元销售额,按照业界惯例20%的分佣比例,再扣掉平台从主播收入抽取10%的平台费用,罗永浩佣金收入为1980万元,再加上坑位费1320万元(22个商品,传闻一个坑位费60万元),声浪(打赏)收入超过360万,罗永浩直播一夜的收入超过3000万元。

   当然,这只是个未经证实的估算数字,罗永浩如果不挣钱,又谈何“卖艺还债”呢?至于真正的收益,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到了罗永浩团队方面,不过对方表示,“罗老师现在不接受采访”。 不卖锤子卖小米当晚,罗永浩带货清单总计22件,主要包括三类商品:食物饮料(雪糕、小龙虾等);生活居家用品(洁面乳、扫地机器人等);科技产品(投影仪、手机等)。

   多款产品上架即售罄。

   其中,排在销量前五位的分别是:信良记麻辣小龙虾获得了当晚最高的销售额2044万元,销售量超过17万件;小米米家声波电动牙刷T100销量达到万件,销售额为423万元;奈雪の茶定制卡销量超过9万件,销售额达到万元;小米中性笔十支装销量为万件,销售额为75万元;每日黑巧销量为万件,销售额达到569万元。

   这场直播的一大看点是,罗永浩所售卖的22款商品中,小米就占了6款,有手机、中性笔、充气宝、电动牙刷和自动洗手机套装,而事实上石头扫地机器人所属公司石头科技也是小米的生态链企业。 罗永浩和小米之间的“恩怨情仇”要从2011年说起。

   当时,出于欣赏,罗永浩同小米董事长雷军在微博频繁互动,还曾经到小米总部同雷军长聊3小时,但由于两人想法完全不同,老罗并未加入小米,此后罗永浩还曾表态,“只有雷军最懂我”;但创办锤子之后,罗永浩便开始吐槽小米,“抄袭魅族”“乏味”“没有粉丝”;此后,罗永浩又为曾经的言语向雷军道歉,在他待业期间,曾多次有传言称他将加盟小米,如今再就业第一场直播就帮“绯闻东家”带货,确实很有看点。 可以说,在这场直播中,小米是赢家,一方面带动了销量,另一方面得到更多的品牌曝光,还省了巨额的广告费。 关于罗永浩帮小米卖货能拿到的提成比例,小米方面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罗永浩老师的回报肯定是配得上他的影响力的”,并未透露具体数字。 专业性有待提高不可否认的是,罗永浩这场直播暴露了他与团队不够专业的问题。

   从流程上来说,在直播开始的前半个小时,只上了两个商品的链接,而罗永浩开场的商品是小米中性笔,售价仅为元的小品类。

   根据北京商报记者平时对直播流程的观察,除了品牌专场,主播过产品的速度都是比较快的。 因当晚有22个商品需要介绍,所以到中间和后半程,罗永浩及其助理不得不加快速度。

   产业观察家洪仕斌指出,在直播中介绍产品应简明扼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将最可能吸引消费者的卖点表达出来,消费者没有那么多耐心,花十几分钟听主播介绍一支普通的中性笔。

   “就像抖音的主要内容是短视频,这就是抓住了现代人的‘不耐烦’心理,如今能真正坐下来看一篇长文、长视频的人越来越少了,也就是所谓的‘快餐’经济。

   ”更糟糕的是,罗永浩甚至在介绍产品的时候说错了品牌名称,将极米说成了其竞争对手坚果。 要知道,主播收入的一大部分就来自品牌方给的提成,讲错品牌名称,且说成其对手的名称,其负面影响应该不亚于主持人喊错嘉宾名字。

   好在他很快就诚恳地道了歉,4月2日,极米以“人生总是充满小插曲,何况第一次”的回应,化解了尴尬。 从价格上来说,罗永浩直播间的不少商品确实让利不少,但个别商品的价格却比其他平台要高。

   “罗永浩一定去争取过最低价,但厂商最后给的价格是否最低,是否实惠,主播和团队应该去充分核实,否则消费者不信赖的是主播,而不是品牌方。

   ”洪仕斌坦言。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罗永浩直播带货能否顺利走下去,目前还充满不确定性,第一场直播是因为之前双方的宣传够多,媒体也有铺天盖地地报道,但第二场、第三场未必有这样的效果。

   “想要在这条路上走远,罗永浩就要提高专业性、熟悉直播流程、选择有保障的商品、讲解生动且能击中消费者痛点,当消费者心里认同你这个人的专业度,才能留到最后。 ”正像罗永浩在直播结束后发出的感慨,“会继续努力”。 根据预告,罗永浩将暂时以一周一次的频次在抖音上做直播带货,以后再增加直播频率。

   北京商报记者就下次具体直播时间和可能上架的商品采访了抖音方面,对方表示目前还没有消息。 在首场直播中,罗永浩把直播首秀的手机位给了小米,但据北京商报记者所知,OPPO和中兴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所以不排除下次这两个品牌出现的可能性。

   北京商报记者石飞月图片来源:罗永浩抖音截图SourcePh"style="display:none">。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